ANGEL's分享時光

關於部落格
義無反顧地喜愛美的事物,
相信內心深處的熱情
  • 7012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解碼《竹取物語》-「竹」與「光」的象徵意涵

        
《竹取物語》為日本物語文學之祖,其作者不詳,但有學者推論為具有相當佛學漢典涵養的作家,又有學者推論為口傳文學的產物。不論如何,能肯定的是,《竹取物語》為「第一部用片假名撰寫的古代小說,第一次實現了日本語言與文字的統一,」(註一)因此具有文學史上劃時代的意義。不過在玩賞這部物語大作的同時,也許會對故事設定產生些許疑問:輝夜姬為何投胎於竹中?輝夜姬所帶來的光之意象有何特殊意義?輝夜姬對求婚者要求的五個罕見寶物有何意涵?天皇所放棄的長生不老藥與幫助輝夜姬升天的羽衣,代表何種人生觀?這些疑問會在本文一一探討。

 

 
《竹取物語》的故事開端為伐竹翁於竹節中發現三吋大的女娃而起,之後家運興旺,常於竹節中發現黃金,成一腰纏萬貫的長者。竹,乃是中國歲寒三友與四君子之一,具有高尚人品與堅貞氣節的象徵,所謂的「無竹令人俗」,便是這個道理。故事中,伐竹翁正直誠實的人格,便成為日本伐竹文化的典型。竹的意象傳到日本又有長壽的意涵,被視為神與人間連結的柱子,象徵永恆的青春與不可征服的力量。輝夜姬投胎於竹節中,一方面突顯竹子般的性格,其高潔自成一氣,面對眾多貴族子弟的威脅利誘而不屈之勁節,而面對世俗利益也能保持內心虛空為懷而不受其汙染,展現超群脫俗之風雅;另一方面,竹與神界之關聯也暗示著輝夜姬的命運,意即擁有永恆的青春年華,但受神界的力量制約,即使貪戀塵世,也無法擺脫升天的命運。

然而,根據浦木裕私譯之《竹取物語》,「一日,於竹林,見一竹光華明彩,老翁詫恠,趨之以視,見其筒中,有光出矣。更復察斯,則有美人,身長三寸,居於其中。」(註二)可見竹與光的意象同時存在,光的意象更加證實竹與神界的連結,輝夜姬之意即為「夜間也光彩耀眼」,暗指輝夜姬容貌之美麗,且其氣質無與倫比,人間難得幾回聞,因為她不僅能使伐竹翁的家中蓬蓽生輝,且能震懾而感化人心,見著她的伐竹翁即便心有怒怨也頓時煙消雲散,天皇也因輝夜姬而茶飯不思,最後甚至連長生不老藥也能捨棄。如此情節在在都暗指輝夜姬的神格化,因凡是與她親近的凡夫俗子能忘懷世間煩惱。

《竹取物語》中最有趣的,非五個求婚者的尋寶歷程莫屬了,在在揭露了世人好逸惡勞、信口開河的劣根性,其難堪下場足以供世人作借鏡。五個寶物-天竺的如來佛石缽、蓬萊玉枝、龍首之玉、唐土的火鼠裘、燕子窩的安產貝,皆非世間所有,為來自異鄉的珍寶,且與「光」有相輔相成的關係,也許暗示著輝夜姬就是來自異鄉的發光珍寶,而且這異鄉皆與神佛超自然的力量有密切關係,因此有能力取得寶物,就等同具備神力,能夠突破塵世限制,自然就能與輝夜姬相匹配了。但如此神力恐怕需經過多年的修行才能得來,必需具備如寶物那種「真金不怕火煉」的堅韌意志,然而五位貴族子弟皆愚昧,石作皇子與車持皇子試圖造假,安貝右大臣受騙上當,大伴大納言休妻妾以尋寶卻慘敗而歸,石上中納言偷雞不著拾把米,道出人性種種醜態,倒也頗有佛趣。而相對於天皇的書信詩詞往來,輝夜姬則願與其相互交心傳情,可見輝夜姬人品高潔,尋求的是精神上的昇華與相知相惜,金銀財寶無法感動佳人芳心。所以她最後昇天前還掛念著天皇,不但寫信作歌,還贈與長生不老藥,足見輝夜姬對於天皇必定存有幾分情。

 故事最後,當月世界的眾仙人迎接輝夜姬時,「其宅四周,忽發光耀,明甚白晝。」(註一)這時讀者方能得知,輝夜姬的光芒來自月亮,莫怪乎她常對月興嘆了。此情節「與開頭相呼應,輝夜姬誕生時所發出的光,也是來自月世界這個異鄉,『光』在此時,有了完結性。」(註三)因此,後人多戲稱輝夜姬為「日本的嫦娥」,然而,嫦娥的故事中是由於吃了兩顆長生不老藥而升天,而輝夜姬則是穿上羽衣而升天,穿上羽衣後,「其所思翁之心,或悲傷之情,輙盡散不存矣。」(註二)意即羽衣除去輝夜姬的七情六慾,然而嫦娥升天似乎沒有此情形,否則就不會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詩句了。而輝夜姬贈與天皇的長生不老藥則被天皇置入富士山中以彰顯其思念之情甚於言表。但長生不老藥究竟有什麼「副作用」,我們不得而知,然而長生不老藥為仙人欲除去輝夜姬「不快之心」所給。也許我們可以假設,若天皇食用長生不老藥,會不會對輝夜姬的情愫消失於無形而看破紅塵呢?總之,《竹取物語》中的霓裳羽衣與長生不老藥,皆象徵清淨無染而超脫生死的生命狀態,其中蘊含佛理。

總之,《竹取物語》充分展現日本文學之美,神話式的出世哲理與浪漫主義色彩相結合,寄託於恣意奔放的想像力,使故事讀來饒富趣味。竹與光以豐富多元的意象充塞其中,現實與虛幻結合,展現了幽玄美與幻想美,並以月作為理想的表徵,表達對塵世與人格理想的憧憬。然而,雖然仙界可嚮往,但人世猶可愛,輝夜姬的矛盾自有道理,但終究得昇天,一切歸空。遺忘本無痛苦,知道必須遺忘才是痛苦,這是輝夜姬降臨地球的懲罰,但她總選擇勇敢機智地面對,如此高潔人品的光輝,令筆者讀完餘韻繚繞心樑,久久不能散去。



資料來源:

註一、《竹取物語圖典》,上海三聯書店發行,譯者唐月梅,20058月第一版
註二、私譯《竹取物語
http://miko.org/~uraki/kuon/furu/text/monogatari/taketori/taketori00.htm
註三、竹取物語之探討  http://www.docin.com/p-7693685.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