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s分享時光

關於部落格
義無反顧地喜愛美的事物,
相信內心深處的熱情
  • 70613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她只是個孩子》讀書心得-「教育」乃愛的拉距戰


席拉是書中著重描繪的特殊兒童,才六歲已暴力前科累累,小小年紀便成了報聞報導中,一起暴力事件的凶神惡煞──她綁架鄰居的三歲男孩,綁在樹上並放火燒他,使他差點喪命。而在以前的學校,她將所有小朋友的外套塞在馬桶,並在地下室灌水。轉到桃莉班級當天,為表示抗議,趁午餐時間用筆將金魚的眼睛戳出,極力嘶吼尖叫來干擾上課,攻擊老師與其他小朋友的行徑就更不用說了。這樣的小魔鬼,桃莉最終還是將她馴服為人見人愛的小天使,她是怎麼辦到的呢?

桃莉的教學理念旨在讓孩子們覺得自己特別而不自暴自棄,因為孩子在父母身邊總是特別的寶貝,但到了學校,在陌生的環境見著許多小朋友,有些孩子會產生「自己什麼都不是」的心情。這時,做老師的任務,就是要以言語與行動告訴每個孩子,他們都是特別的,而這通常是最困難的任務──尤其對特教班的孩子們而言。這群孩子常因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心而暴躁不安,進而被父母或社會所鄙棄,無法享有被珍視的感覺。有鑑於此,桃莉採取高度彈性的教學,捨棄傳統式的權威教學,陪著孩子們共同面對課業與生活的難題,而解決難題後的成就感是孩子願意容入團體的靈藥,若犯了錯則讓孩子想辦法善後,即使他們並無收拾爛攤子的能力,也要在他們動腦筋後,老師才從引導的角色轉變為協助者。

而桃莉的教學策略,簡而言之,便是利用團體的凝聚力來達成階段性的學習任務。桃莉說道:「我們需要某些整合的力量,來刺激這些孩子的溝通意願。」身為特教工作者,桃莉深明這群特殊孩子平時處於弱勢,過著混亂失序的生活,難有發言管道。因此,為了促使孩子的社會化與人際發展,每天早晨都有「討論會」的活動,由學生自行提討論題目,成員們皆能參與發言。隨著討論會的進行,孩子們越來越有自己的主張,願意獨立思考,並自行訂定該遵守的規則,患有自閉症的孩子也漸漸打破沉默,那段時間教室總是充滿了笑語。

然而,由於席拉是插班生,不僅席拉不願參加討論會,就連團體成員們也不願接納她,這時桃莉便利用問題來激起學生的同理心:「當你是個新人而且誰也不認識,或是當你想成為團體的一份卻沒有人願接受你,那會是什麼感受呢?」同學們開始反省,然而有一男孩跳出來抗議席拉身上的異味使他無法忍受,桃莉又問:「如果有人說你很臭,你會有什麼感覺,彼德?」最後某人提議用嘴巴呼吸的方法,大家便試著只用嘴巴呼吸,玩得不亦樂乎──當然,除了憤怒的席拉以外。

席拉的叛逆導致班級嚴重失序,殘忍的戳金魚事件與突如奇來的驚聲尖叫,使桃莉與兩名助手如兩頭燒的蠟燭,一邊安撫孩子們,一邊追著逃跑的席拉。最後,仍是討論會成了卸除席拉心防的第一步,即便席拉萬分不願,桃莉仍硬性規定她坐在座位上,但不用參與討論。桃莉的策略是:「我讓孩子們提出問題,並表達他們的恐懼與不決,我則盡力的誠實以對。」當天討論會上,孩子們自行以席拉作主題來各抒己見,桃莉則在旁要同學試著體諒席拉的處境。坐在角落的席拉漸漸停止尖叫,安靜地聽著──這是她融入團體生活的第一步,也是孩子們適應席拉的第一步。

當席拉能夠安靜坐著並不干擾班級上課後,下一步便是讓她學習知識。果如桃莉所料,席拉強烈地以尖叫聲抗議,此時桃莉所採取的策略是「孤立法」。拒絕實施體罰的她,當孩子們失控,她便讓他們坐在角落面壁思過,等到冷靜了才回來上課。桃莉觀察到,席拉的喧鬧除了表達不滿外,也是引起別人注意的管道,因此,當席拉一次次地將作業紙撕爛或把數學課用的小木磚丟到桃莉臉上,桃莉只有走開,不再浪費唇舌,但規定她坐在椅子上直到想做作業為止。為了更進一步得知席拉的認知發展,桃莉首先給席拉作了智力測驗,但詫異地發現──她所準備的測驗卷無法計算出席拉遠超乎正常孩子的智力。然而,即便席拉的高度智商足以應付作業,她仍頑固抵抗到底,桃莉只得暫時在這場作業大戰中認輸,另謀他法。

為突破教學困境,桃莉調查了席拉的身家背景,席拉幼年時,在高速公路被親生母親推出車外,母親只帶著三歲兒子遠走高飛,被遺棄的她跟著終日酗酒又具有暴力傾向的父親同住,家中缺水無法洗澡,連換洗衣物都沒有,自尊心強烈的頑固父親又不願接受社工的「施捨」,席拉終日穿著又髒又臭的T恤和牛仔褲。由此可見,席拉的暴力傾向來自保護心靈創傷的防衛機制,桃莉歸論道:「在她那雙充滿深沉敵意的深沉雙眼背後,這孩子早已透析了生命的苦難,要免於遭受更深排斥的最好方法就是先去排斥別人。」於是她自告奮勇,從改善席拉的儀容做起,每天早上幫她梳洗和換洗衣物,並藉由擁抱與念故事書來給她溫暖的感覺,這種種都讓席拉不可置信,時常問道:「妳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這時桃莉總是微笑答道:「因為我喜歡妳呀!」

桃莉與席拉建立起互信關係後,席拉的學習狀況突飛猛進,變得活潑開朗,課堂上勇於發言,甚至交了朋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席拉仍極度不願寫作業,桃莉料想,智商有一百八十二的她比別人敏感,自尊似乎也異常地高,測驗中犯了小錯便面有愧色,但學習是不斷接受挑戰與犯錯的歷程,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於是,桃莉下一步採取「欲擒故縱法」,再次利用團體的力量影響席拉。她讓班上同學寫作文,用紙筆暢所欲言,孩子們各各樂在其中,席拉最終受不了好奇心的驅使,找桃莉要寫作紙,桃莉拒絕道:「不行,這是作業,妳不寫作業的,忘了嗎?」一陣拉鋸戰後,席拉信誓旦旦地保證她決不撕毀作業並完成它們,桃莉的計謀終於得逞了,於是給了席拉寫作紙,此後,席拉的寫作業的情形大幅改善。在這起教學事件中,桃莉的機智值得佩服,某些心理策略拿來對付小孩,雖然看似狡猾但很管用,教師宜適當使用而不宜濫用,最好的方法還是讓孩子了解每項學習任務的意義。仁慈如桃莉,她是不得已才採取這種策略的。

「性教育」本不應成為這群幼齡弱勢兒童的教材,卻在一起悲慘事件發生後不得不提起。某天早晨,桃莉發現席拉面色蒼白,大腿內側不斷流血,詢問後才得知,席拉的叔叔由於性侵未逞便用銀刀插進她的陰部,桃莉一驚,趕緊送席拉就醫並報警,然而真正的善後,在於安撫目睹一切的孩子們。對於班上同學,桃莉隱晦地教導他們何謂「得當」與「不得當」的碰觸,某些部位不能因為好玩而碰觸;對於席拉,給予精神支持外,最重要的是要告訴她──這一切都不是她的錯!筆者很欣賞桃莉在「性教育」所作的解釋,她說:「雖然有時人們認為這就是愛,可是並非真的如此,那叫性。如果兩個人真的彼此相愛而做這種事,那便是件好事;可是如果人們彼此不相愛,那麼做這種是便叫做性,那不是愛。有時候有人會強迫另一個人去做這種事,那是不對的。」淺白的話語使敏感議題容易為孩子所瞭解,並懂得保護自己的重要性。

席拉在桃莉的關愛下漸漸走出家庭悲劇的陰霾,但隨著羈絆加深,席拉愈來愈依賴桃莉,無數次用稚嫩的聲音說出她的想望:「我希望妳是我媽媽。」面對令人心酸的童言童語,桃莉仍能處置得宜,夾雜理性與感性,她對席拉說:「席拉,我們是朋友呀。朋友比父母親還好,因為那表示我們是真的想要喜愛對方,不是因為義務的存在而必須去喜愛對方。我們選擇當彼此的朋友。」然而,不管是父母、師生、還是朋友,都有互道別離的一天,席拉也終將畢業進入正常班級上課。但席拉連短暫的別離也無法忍受,只要桃莉一請假,她就故態復萌,把學校鬧得天翻地覆,這時桃莉用哲理童話《小王子》來啟蒙席拉,透過「馴養」的觀念,將複雜敏感的人際關係浪漫化,而席拉也瞭解到,別離在所難免,但曾經共度的美好時光能讓彼此的感情長存不朽。此後,「那本《小王子》從未離開她的手,她甚至可以隨時引述書中的故事情節或任何對話。她總以這本書的故事內容為典範,證明人們終究會分離、會傷心而且會哭泣。」這段情節讓筆者不禁莞爾,同樣地,自孩提時期我便將《小王子》讀到滾瓜爛熟的地步,這本書也多少啟蒙了我對文學與哲學的興趣。然而這次自教育的角度來看,小王子馴服狐狸的簡單情節,不僅應用於人際交往,教導小孩也是一樣的,建立關係要有耐心,不可操之過急,而建立關係後,更要教導他們如何坦率成熟地面對別離,即使每次的別離都會帶來如靈魂撕裂般的苦痛,也要讓孩子們學會淡化創傷而勇往直前。

書末,席拉終究搭著公車,用不捨的淚眼與桃莉道別,進入正規小學上課。然而,
《她只是個孩子》於1980年首次出版,事隔三十年,現在的她過得如何呢?根據出版商的追蹤,已過而立之年的席拉成了熱愛動物的單身女郎,幸福地與二貓二狗共組家庭,平時利用精準的生意頭腦,投身餐廳事業,並於閒暇時間投身於爭取動物權力的社會運動。席拉現在安寧平凡的生活得部分歸功於當年桃莉無私的奉獻,書中有段情節令人印象深刻──當席拉詢問桃莉為何肯教這個瘋小孩班級時,桃莉笑道:「我喜歡呀,瘋狂並不是壞事,只是不一樣而已。」如此廣闊的心胸與圓融的人生觀值得學習,只要為人師者願意推倒偏見的高牆包容孩子們,縱使前方的道路充滿阻礙,若孩子們能懷著師長的愛與教誨,勇於披荊斬棘,教師也就不枉教師之名了。

l   參考書目

作者:桃莉.海頓 (Torey L Hayden)

譯者:陳淑惠

出版社:新苗

出版日期:1996111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894283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