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s分享時光

關於部落格
義無反顧地喜愛美的事物,
相信內心深處的熱情
  • 7161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彼得潘》讀書心得-彼得潘的悲哀

「承認彼得的自大就是他最迷人的特質之一,實在叫人覺得屈辱。」故事的作者,詹姆斯‧馬修‧巴利(James Matthew Barrie)提到,彼得吸引眾多女孩子的最大特點,並不是他漂亮的外表,而是他自大的特質。比如說,當有件事急需解決,若此時某人提出一個絕佳方案,彼得會馬上假裝是他想出來的,並誇讚自己,是的,這就是彼得潘。但也許我們可以把「過卑過亢」這成語套用在彼得潘身上。書中許多情節都殘忍地將彼得軟弱的一面展現出來,例如他作噩夢時會哭喊,溫蒂得在一旁安撫他,而這時的他一點也不像與海盜打鬥的英勇男孩。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卑的一面。在我們內心深處,自卑感就像個影子,它隱藏得很好,平時並不會輕易地發現它,一旦見著了,卻發現它比你所想的還要壯大,像個能把你完全吸納進去的黑洞。對於彼得而言,那黑洞也許是他永遠無法體會的家庭溫暖,那他是如此驕傲,所以總是刻意忽視它。

 「母親」這個概念,在書中開宗明義地呈現給讀者,並在往後的情節不時圍繞這個話題。大家都知道,彼得潘厭惡天底下所有的母親,但為何邀請了溫蒂當他們的母親來自找麻煩?此外,彼得最討厭大人,卻和溫蒂「假裝」是失落男孩的父母親,是不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渴望長大?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假裝的只是父親的角色,而非一個女人的丈夫,當溫蒂問他對自己真正的感覺是什麼,彼得卻回答「溫蒂,就像一個忠實的兒子會有的。」這句話,理所當然地,讓溫蒂失望。不僅溫蒂,書中的女性人物不論多麼努力示好,甚至誘惑彼得,她們與彼得的關係永遠無法更進一步,只能停留在母與子的互動模式。


筆者在這永遠的男孩身上,最感興趣的特質便是彼得潘的失憶。故事初期飛往永無島的歲月裡,溫蒂與她的弟弟們得不時提醒彼得他們的存在,有時彼得居然會忘記他們的名字!不僅如此,他常常經歷一場冒險,卻無法完整說出經過,以至於大家不得不懷疑這場冒險的真實性。如此我們不得不猜想,為何作者巴利要這樣設定呢?筆者臆測,也許因為我們有了記憶,才能成長。我們所犯的一次次錯誤,如同扎在心頭一根根的刺,會時時提醒你下次別在同一地方跌落(即使有些刺是如此地小以至於很難察覺,所以還是免不了會犯同樣的錯)。彼得潘不論在身體或心靈,都停留在初生之犢的模樣,他勇於接受挑戰,不畏懼過去失敗所帶來的陰影,因他早已遺忘。

故事中,促使溫蒂,與她的弟弟約翰、麥可,第一次萌生回家的念頭,是在一次晚安說故事時間,彼得說出他的身世,他逃家後在外頭待了一段時光,某天心血來潮飛回他母親的窗前,才發現窗子是栓上的,還有另一個男孩躺在他的床上。

這不是很奇怪嗎?彼得潘的失憶症居然無法將這段痛苦的回憶抹去!也許從這點可以觀察到,在彼得心中最隱密的縫隙裡,仍然存在著對母親的眷戀。甚至我們可以斷言,他的失望與憎恨衍伸自愛,一種任性的愛,也許他還無法擺脫佛洛伊德所說的「伊底帕斯情結」,也就是「戀母情結」吧!?

在故事的結尾,溫蒂回家後與彼得約定每天春天相聚,作春季大掃除,但因彼得嚴重的失憶,他只赴約兩次,他第三次的赴約已是溫蒂長大,且已結婚為人母的時候了,溫蒂的女兒叫作珍。那時,陰晦的燈光無法讓他倆瞧清對方,當彼得發現溫蒂已長大,他尖叫,要求不要開燈,「這是彼得一生當中唯一一次害怕。」書中如此寫道。當溫蒂開了燈,彼得痛苦地喊叫,坐在地上啜泣,身為女人的溫蒂已無法安慰他了。之後的情節作者巴利三兩句帶過,卻帶給人無比的淒涼。每年春天,彼得來帶走珍,取代溫蒂母親的位置,之後珍又長大,彼得又帶走珍的女兒瑪格麗特。如此循環著,彼得潘永遠追著溫蒂的影子,或是母親的虛幻面貌。他從不輕易在別人面前流淚,在得知溫蒂長大的真相後,這一刻,他卻哭泣了,可見溫蒂在他心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彼得從沒擁有過真正的母親,溫蒂是讓他初次描摹家庭溫暖的女性,溫蒂的角色已烙印在他內心深處,無法抹滅,所以他才一直尋找替代溫蒂的女性。

我認為,我們曾經都是彼得潘,巴利也不時暗示這個訊息。幼時的我們對「長大」這詞,是又愛又懼。因為「長大」後也許有更多自由,但數不清的責任義務也將伴隨而來,壓得你喘不過氣,只能習慣它的重量。不過放心,我們都會試著喜歡它的,因為社會倫理、老師長輩告訴我們,這樣做是對的,無形中加諸光環於此。如此這般,我們便心甘情願地扛著成人們的包袱,走向未來的道路,就像溫蒂與其他失落的男孩那樣,家讓他們脫離稚氣,漸漸融入社會,因為「家」是成長的第一步。也許跟彼得潘比起來,溫蒂與失落男孩的心比較懦弱,因為他們無法承受離家的寂寞,但他們勇於選擇長大,即使必須進入學校,與狂歡冒險說再見,但他們得到彼得潘永遠無法理解的喜悅,那就是-家的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