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s分享時光
關於部落格
義無反顧地喜愛美的事物,
相信內心深處的熱情
  • 7587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非洲陽光下的悸動-獅子王〈四〉

故事自榮耀王國開始上演,成了籠中鳥的國王秘書-沙祖,正想辦法做餘興節目,讓咱們久違的竄位君王-刀疤開心。鳥兒最基本的能力當然就是唱歌囉!第一首不甚討喜,使出看家本領的時候到了,沙祖接著唱:「王老先生有塊地呀,伊呀伊呀唷。」刀疤卻不滿意,喊停:「閉嘴!除了這個其他都可以。」(Stop! Anything but that.) 可悲啊!賢臣淪為弄臣,自皇冠滴落的血液,是黃金酒杯中的毒藥,上癮的瞎眼國王,已穿上新衣,在大街上跳舞。刀疤啊!你究竟殺死誰?你想逃避什麼?是不爭的事實、眾人的質疑、還是你自己? 瞬時刀疤臉色慘白,尖叫逃竄,他暗黃色的雙眼見到木法沙的影子,映在黑暗歇憩的巢穴中,使他永不得安眠。刀疤從《哈姆雷特》走入《馬克白》,沾滿血腥的雙手即使動用全部的大海也洗不清,失眠的國王在自缚的蠶繭中輾轉難眠,「刀疤國王的瘋狂」(The Madness of King Scar),像是呼應馬克白所說的話:「從這一刻起,人生已經失去它嚴肅的意義,一切都不過是兒戲,榮名和美德已經死了,生命的美酒已經喝完,剩下來的只是無味的渣滓。」貪婪土狼的甜言蜜語,只不過是為了填飽肚子,但永遠無法安慰刀疤被貪婪腐蝕而碎裂的靈魂。木法沙在墓碑裡永遠平息,而得到王位後的空虛、惱人的疑慮和恐懼卻像噩夢般時時戲謔刀疤: I am perfectly fine! 我好得很! I'm better than Mufasa was 我樣樣比木法沙行 I'm revered 我被敬畏 I am reviled 我被痛斥 I'm idolized 我被崇拜 I am despised 我被鄙視 I'm keeping calm 我正保持冷靜 I'm going wild! 不,我已經發瘋了! 沙祖的喝斥,使刀疤恢復神智,窮途末路的刀疤不禁詢問:「我到底哪點比不上木法沙?」「你要我簡略報告還是詳細敘述?」「隨你高興!」「木法沙有令人尊敬的領袖氣質、美滿的家庭、犧牲奉獻的皇后…」 「就是這個!我需要一個皇后……沒有皇后,就沒有子孫,沒有未來…有了繼承人,我將會永垂不朽!」這時,娜娜進來報告榮耀國所遇的危機,天呀!長大的娜娜,舉手投足充滿女性魅力,刀疤心想,皇后就決定是她了! 於是,刀疤又從《馬克白》回到《哈姆雷特》,只不過…他搞錯對象,應該找沙拉碧才對…不過忠實的沙拉碧才不會跟他一起預謀殺王呢!非洲版《哈姆雷特》,果然還是不同啊! 刀疤陶醉在美夢中,抱住娜娜隨著他的探戈起舞,娜娜不堪刀疤的騷擾,賞了國王一巴掌,不理會刀疤的怒吼,趕緊離去。
別離也許是唯一的出路,昔日美麗的大地,現在被巨大的陰影所籠罩,成了「陰影大地」(Shadowland),若想驅逐黑暗,光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得向外頭的世界借光。因此,娜娜決定離去,母獅們輕吟著古老的驪歌,提醒娜娜永遠保有自我,尋回家鄉的榮耀: (娜娜) And where the journey may lead me 我即刻將展開旅程 Let your prayers be my guide 讓你們的禱告成為我的嚮導 I cannot stay here, my family 我無法停留此地,摯愛的族人啊! But I'll remember my pride 但榮耀將長存我心 (母獅們 / 娜娜) Prideland / I have no choice 榮耀王國 / 我別無選擇 My land / I will find my way 我的家園 / 我會找到出路 Tear-stained dry land / Lea halalela 亀裂的大地已被淚水覆蓋 / Lea halalela Take this / Take this prayer 帶著我們的禱告 / 帶著你們的禱告 With you / What lies out there 與你同在 / 前方的道路如此變幻未知 Fatshe leso / Lea halalela (The land of our ancestors is holy)先靈們的大地是聖潔的 這是「非洲靈韻」(One by One): 這是「刀疤國王的瘋狂」(The Madness of King Scar): 這是「陰影大地」(Shadowland),由海瑟‧海德利(Heather Headley)飾演娜娜,歌聲高亢優美,餘韻久長: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